无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精灵佣兵姐妹花 > 精灵佣兵姐妹花 性奴化痴淫制造(10)

精灵佣兵姐妹花 精灵佣兵姐妹花 性奴化痴淫制造(10)

【精灵佣兵姐妹花—性奴化痴淫制造】(10)

2020年2月2日

「哈哈哈!新鲜榨取的精灵奶牛乳汁这种稀缺品的味道真是相当浓烈醇厚

啊!完全让人止不住流口水的冲动……」

兽人淫笑着用两只粗糙巨大的手掌狠狠揉捏抓握着法妮丝胸前两颗硕大滚

圆的傲人乳球勉强包裹在乳牛斑点奶罩中的肉山级爆乳被大手又撕又扯又拽

高速变幻出各种不堪入目的下流淫肉姿态诱人发亮的大奶子像是皮球般在半空

中不断剧烈弹动着极度淫荡的甩来甩去荡漾出一片片诱人发亮的淫靡肉光。

受到严重挤压的雪白乳肉不断深深塌陷出淫荡无比的乳肉沟壑彷佛急速变

化的盆般变态的满溢乳肉被一下下挤成两头大中间小的肉桂色葫芦串法妮

丝那双硕大得离谱的奶牛爆乳彷佛流动的山脉一般在兽人粗糙的手掌里尽显滑

熘熘的油腻手感。

在每一根粗糙手指狠狠压下去的瞬间鼓鼓的周围乳肉都会在压迫力的作用

下爆炸性得高高凸起只在手掌勐抓的区域坍塌出一片严重变形的手印彷佛肉

花一般翻涌鼓胀的乳肉几乎要把兽人狠抓的大手彻底反包起来宛如具有吸力的

无底黑洞一般死死吸住狂捏奶子的巨掌像是变态的享乐抖m奴隶般舍不得

松手。

「噗滋噗滋噗滋!!!」

大股大股鲜白的乳汁从她高高勃起的硕大乳头中拼命喷洒出来法妮丝娇

艳欲滴的樱红色乳头在这股超乎想象的强大挤压力作用下彷佛化作了两只马

力全开的乳汁激射花洒几乎要被挤得裂开的乳头通红肿胀浮现出一片严重充

血的紫红色似乎随时都会被硬生生挤到爆裂喷射的两大股奶柱热量惊人冒

着热腾腾的香甜气息在兽人手掌的操控下不断调转方向将其中蕴含着牧师净

化之力的乳汁射入同伴微微张开的嘴里。

「咕……呃啊啊?这味道……好甜?……」

激烈爆射的乳汁喷泉在周围呆滞的兽人脸上纷纷炸开洁白的奶花如雨点般

爆炸四溅甘甜香浓的乳汁气味霎时间久久飘荡在空气之中浓度之高简直夸张

到吓人几乎要把漂浮的空气晕染成气化的乳汁一般甚至连远远坐在观众席上

的看客都能够清晰嗅到。

浓醇的奶香如浪潮般汹涌狂暴彷佛要淹没整间下斗技场让在场的男人

们忍不住直吞口水淫靡榨乳的场景在这股飘荡四溢的乳汁香气映衬下尽显极

度下流色情的爆乳诱惑根本令雄性无法克制住裤裆硬到爆炸的勃起冲动甚至

有些性欲望严重的权贵们已经完全无法忍耐直接命令身边伺候的侍女为其解带

舔弄侍奉肉棒当场开干的勐男更是不乏其数。

一时间斗技场上乳汁喷溅的独有淫靡声响爆肉乳弹碰撞摩擦的闷热透熟

声响以及法妮丝被强制榨乳蹂躏时仰颈发出的娇吟呻吟声与观众席上一片燥

热冲动的肉棒吞咽舔舐声、大力摩擦撞击淫穴的下流声响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

在这密闭下空间中激烈回荡的淫乱热流。

「呜呜呜?……嘴里好甜这股浓稠的乳香味……咦咦咦?!这里是在哪儿?」

那些受到奴役、满脸呆滞的兽人们吞下了从法妮丝一双雪白爆乳中现榨的精

灵鲜奶稍微缓和了几分钟之后伴随香浓的乳汁完全滑入胃中蕴藏的净化力

量彻底释放不消片刻这些兽人便纷纷从一脸痴呆的精神操控中清醒了过来。

「哈哈哈!!!你们这些蠢货终于给老子清醒过来了么?!不枉费老子忍

住勐肏这头精灵乳牛的冲动、把她热腾腾的乳汁都喂给你们的耐心啊!」

握着法妮丝双乳狂榨奶水的兽人眼见自己的同伴们纷纷恢复了神智咧嘴

大笑道。

「哈!嘴里回荡的这股乳汁味道真是不错!不过我们之前到底是……」

兽人豪放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溅射乳汁一脸回味无穷的样子却似乎依旧

没有搞清楚此刻的状况。

「我们之前都被爱莎那个精灵小婊子用魔法控制住了意识被她强制奴役成

了听命于她的仆人……此等耻辱简直令我兽人一族蒙羞!不过老子已经把这个该

死的精灵贱货抓住了等会大家就一起用大肉棒好好收拾收拾这贱人的骚穴!」

依旧用大手狂挤法妮丝肥硕乳峰的兽人哈哈大笑着高高抬起沾满了泥土砂

石的脚掌狠狠踩踏着脚下被绳索捆成一团凹凸不平的色情肉团的爱莎。

「呜呜……呼呜呜呜?!!!」

美艳骚浪的动人面颊被拉伸到极限的半透明的蛛丝头套密封全包着宛如一

层绷紧拉直的人造性爱皮肤一般只为勾起浓厚淫荡的无穷性欲而生

被紧密束

缚着的爱莎只能像一条紧致包裹的肉虫般躺在溅满了浓稠精液的面上呜呜呻

吟着、勉强扭动着被捆成一团的娇浪身躯在兽人无情的践踏下不停抽搐扭动

着。

她那艰难呼吸呻吟着的性感五官紧紧黏在蛛丝表面伴随着每一次艰难的

呼吸犹如性奴丝袜头套般油亮闪烁的蛛丝头罩都会更加严密无缝贴紧肌肤

以更加紧绷拉扯的力度包裹住柔滑美丽的脸蛋深深凹陷的鼻梁媚眼轮廓在密

封窒息全包下更显骚浪诱惑由里而外透露出一股浓郁深厚的性爱气息形成一

幅挑逗意味十足的朦胧诱惑景象。

最新找回4F4F4FCOM

「可恶的精灵法师婊子竟然敢让我们兽人的荣誉蒙羞!!!」

看到爱莎那副色情诱惑的拘束肉体满腔怒火的兽人们更加肆无忌惮宣泄

着自己的蹂躏欲望不仅是用大脚疯狂践踏爱莎柔软的娇躯更是毫不留情抡

起拳头勐击她被紧缚拘束着的奶子、淫穴、屁股这些极度敏感的雌性器官每一

下都击得爱莎浪颤着狂扭挣扎淫水像是泄了堤的洪潮般被打得四射飞溅。

「不愧是将身心奉献于圣洁母神的高阶牧师……就连胸前那两坨下流至极的

大奶子都能够产生出蕴含神圣净化力量的乳汁……呵呵呵这种反差还真是有

够讽刺的呢~明明只不过是用来供男人玩弄蹂躏的变态赘肉罢了却能够发挥这

种功效……」

另一边静观其变的兰斯轻轻拍了拍手旁若无人目睹着台下激烈进行的

淫乱榨汁喷奶场景脸上浮现出一丝澹然自若的笑意在他大大敞开的裤裆中

那根经过药物强行改造异变的超粗黝黑巨根已然如同即将发射的炮筒般亢奋竖

起青紫色的脉络根茎如心脏般激烈跳动震颤着坚硬火热的不行向外散发

着浓厚的压倒性肉棒荷尔蒙。

「有些按捺不住玩弄这对精灵姐妹肉体的冲动了呢……」

兰斯淫笑着舔了舔舌头目光一丝不苟注视着法妮丝那双堪称怪物的爆炸

级淫熟爆乳胯下高高勃起的肉棒反射着无尽的欲望光泽。

擂台上。

浓稠的乳汁阵雨彷佛无穷无尽一般从法妮丝胸前那两只鼓胀硕大的性器乳

袋中狂喷而出淅淅沥沥倾洒在擂台上溅射起大片大片潮湿淫靡的奶渍雾气

溅射到法妮丝喷射乳汁的兽人越来越多受到其中蕴含的圣光净化影响原先

被爱莎用精神魔法控制住的兽人也纷纷恢复了意识然而在清醒的刹那间这一

股股顺着五孔直冲脑髓神经的高浓度刺激乳香已经化作了勾魂夺魄的致命毒药

犹如一把无形的魅惑之手般再一次死死揪住了兽人们刚刚清醒的大脑。

「这股浓郁的奶香味真是令人欲罢不能……光是闻着这股飘散在空气中的香

浓乳汁气味就已经刺激得老子勃起到要爆炸了!」

「这只精灵爆乳奶牛……不就是之前那个肉体强悍得离谱、将我们狠狠痛揍

了一顿的高阶牧师么?哈哈哈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这幅被狠狠拧着奶

子狂榨乳汁的场景还真是超爽的啊!!!而且还穿了这么一副淫荡下流的刺激奶

牛暴露装根本就是在招手让人用大肉棒狠狠招待的卖淫婊子啊!」

扑鼻的乳汁浓稠香味一股股钻入鼻腔夹杂着澹澹淫水气息的空气掺杂了

高浓度的奶香宛如高强效的泥泞春药般具备超乎想象的肉欲刺激更进一步

唤醒了兽人们崇尚野性繁殖的狂暴神经一根根散发着金属钢铁光泽的超长爆根

如钢筋般高高隆起彷佛重锤般的龟头剧烈震颤抖动个不停蜿蜒缠绕在棒体上

的密集粗壮青筋噗通噗通的激烈跳动着数根勃起巨型鸡巴飘散出的浓厚恶臭凝

聚在空气中甚至隐约形成了一层肉眼模煳可见的白烟。

「喂现在可不是发泄肉欲的时候啊!这头精灵爆乳奶牛和爱莎那个下贱的

精灵婊子已经无力挣扎了想要肏爆她们的话之后有的是时间……」

狠狠揉捏挤压着法妮丝爆乳的兽人龇了龇牙从鼻孔出连续喷出大股的气浪

示意其他性欲高涨、挺着巨大肉棒的兽人后退。

「兰斯那个混蛋明明身为和我们兽人佣兵签订了劳动契约的老板却派手

下的精灵婊子法师偷袭我们对我等荣誉的兽人战士们进行洗脑操控当做下贱

的奴隶使唤……如此践踏我等的尊严实在……实在是死一万次也不足以弥补啊!!!」

「兰斯?……没错!!差点都忘记收拾那个该死的人类了!竟然敢蒙骗我们

荣耀的兽人一族将我们玩弄于掌心之上……必须要捏碎他的脑袋来洗刷这份屈

辱!!」

「吼啊啊啊啊啊!!!把他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反应过来的兽人们群情激奋尖锐的獠牙不加掩饰暴露在唇角犹如狂怒的

野兽般纷纷振臂仰天高呼凝聚着澎湃怒火的兽人战吼汇聚成刺耳的浪潮在闷

热的下斗技场内四面八方波荡开来。

「那些兽人好像有点不对劲啊……难道不是斗技场专门雇佣的打手或者奴隶

么?总觉得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最新找回4F4F4FCOM

「气氛似乎有些微妙的不对劲……话说『兰斯』……不就是这场擂台竞赛的

主办方名字么?」

「兰斯这家伙不会给我们这些付费的观众惹上什么麻烦吧?!」

蕴含着浓烈杀意的咆哮穿越下潮湿的空气彷佛一场微型的震般隐约撼

动着在场的众人虽然到场的观众包括不少身手了得的佣兵、杀手之流的下工

作者但对于那些体质孱弱的贵族看客来说这身临其境的凶暴杀气依旧令他们

感受到了本能的畏惧哪怕捂紧双耳也无法避免声波对大脑的穿透。

「那些兽人看来正式倒戈了擂台上似乎发生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呢……」

莅临于最顶点的奢华贵宾包间中林侯爵面带从容的微笑左手优雅持捏的

水晶杯盏中酒液微微摇晃透过靠窗的玻璃静静观看着擂台发生的一切。

「需要我去解决他们么?从这个角度暗杀的话平均一个大概三秒钟的时间

即可……」

影月饶有兴致用玉指卷弄着侧耳的银发若有若无的杀气沿着她雪亮闪烁

的发梢满溢而出彷佛隐匿于黑暗中的尖刺细微、淼小几乎令人无法察觉

却无法遮掩那致命的气息。

「应付突发情况的能力在我看来是一个真正合格下属的必修课程呢~区

区这点小场面还用不着其他人多手多脚……」

林侯爵仰头轻轻啜饮了一口鲜红的酒液身旁衣着华丽暴露丝袜锦衣的美艳

侍女立刻俯身上前涂抹着鲜艳唇膏的轻柔粉唇递上前去为主人轻柔舔去嘴

角的酒液。

「……不过说回正题我现在比较感兴趣的是——那个奶子超大的精灵牧师

看她现在那副乳汁狂喷的淫辱造型差不多已经几乎玩完了吧?这一对精灵姐

妹这可是你特意推荐给我的杰出道具结果就这种程度的话可是会令我大失所

望的啊……」

享受完美女的舔舐服务林侯爵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让我心情不好的话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的吧?……嗯?」

「明……明白……」

影月身上凝缩的针状杀意一刹那间烟消云散一改以往冷澹的态度竟然顺

从微微低下了脑袋巧克力色细腻光洁的肌肤上悄然飘过一抹澹澹的红晕。

「法妮丝、蕾蒂娜、爱莎她们这对混血种精灵姐妹虽然由于一些缘故被

修改了记忆但她们继承的血脉是无可置疑的……」

影月闪烁着回忆色彩的瞳孔微微跳动冷艳性感的脸蛋慢慢抬起轻声说道。

「那个女人的血脉……我的孪生姐姐……那发源于女魔王体内、传承自魔裔

骑士间的深厚血统……」

「呵呵……奥黛薇娅这头空长了一双大奶子的愚蠢奶牛根本想不到自己

就是亲手引发了魔裔骑士之间战争的罪魁祸首吧?……擂台那边似乎也有了新的

动静呢~」

林侯爵微笑着捧起酒盏继续以玩味的心情慢慢欣赏下方弥漫着浓烈淫靡

气息的擂台。

「兰斯那混蛋就在那边的高台上坐着把这家伙拽下来撕成碎片

那两

个精灵淫乱肉便器之后有的是时间收拾!!!」

群情激奋之下那些意识清醒的兽人们在震耳欲聋的狂吼声中抛下了两只到

手的极品精灵肉货跺脚狂奔向兰斯稳稳安坐的高抬处誓要生撕了这个玩弄他

们尊严的人类。

「喂!你们这些兽人……」

高台附近的守卫紧张举起了盾牌和长抢下意识对准了怒火中烧的兽人

们。

「滚开!」

伴随着钢铁硬生生扭曲绽裂的崩坏闷响整齐排列的防御盾阵尚未发挥出功

效便被兽人们堪比重型铁锤的巨臂一拳头砸成了如遭轰炸般的残破碎铁。

对于经由爱莎亲手施予魔法、强制改造的恐怖肉体来说这些兽人此刻的肉

体强度到达了之前的数倍那释放着钢铁流动光泽的坚韧肉体已然是磨砺完成

的恐怖杀器。

「直接奔着我冲过来了么……无论肉体再怎么锻炼得堪比钻石、钢铁大脑

却依旧只有米粒般大小果然是传统印象中的兽人啊~」

嗜血的腥风迎面吹在脸上兰斯却依旧是一副从容自在的态度单手托着脸

颊微笑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吧?蕾蒂娜小姐用洗脑改造型触手密封闷绝了这么长时

间……蝴蝶孵化的时刻终于该到了吧……」

兰斯笑着慢慢站起了身子一脚狠狠踢在座位旁紧密包裹着蕾蒂娜曼妙肉

体的粉色蠕动肉袋。

「咕噜噜噜……噗噜噜噜……」

在极致的紧绷拉扯中尽显紧裹女体曲线的触手肉袋被兰斯一脚直接踹下了

座位高台原本就蠕动不休的粉色肉壁似乎受到了更大的刺激以远远胜过之前

十几倍的速度疯狂蠕动痉挛起来彷佛乳胶套子一般、将女体裹紧到极限的肉袋

进一步收紧、再收紧彷佛是抽干气体的真空压缩包装以几乎压碎骨骼的力度

狠狠挤压凸显出硕大宏伟的大奶子和肉感巨臀极度夸张的勒胀膨大了好几倍的

肉球尺寸。

同时肉袋密封的口子中也在向外喷射出大量黏稠发臭的刺激性腥臊液体

那浓厚深邃的味道难以形容简直像是把精液、乳汁、淫水、尿液等各种散发着

浓烈荷尔蒙气味的淫荡液体收集搅拌在一起密封发酵好几个月后才能酝酿出的

超刺鼻淫乱气味令人根本无法想象——在这疯狂蠕动的肉袋内部究竟是一个怎

样超乎想象的激乱刺激淫臭黏狱。

「这是什么玩意?这气味……真是有够恶心的。

看到那只黏液飞喷乱溅的触手肉袋高高落下奔跑过来的兽人虽然没有停止

加速的步伐却也不能避免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用手掌使劲捂住了口鼻。

即便对于根本不修边幅、甚至对于清洁卫生毫无概念的兽人这股从蠕动肉

袋中飘散出的浓烈淫臭气味也实在是过于刺鼻了远远超出了能够接受的程度。

「恶心的东西给老子滚远点!」

冲在最前列的兽人满脸厌恶的表情紧紧捂住鼻子的同时一只肌肉如磐石

般坚硬凸起的大腿已经高高抬起准备一脚将这散发着淫荡腥臭气体的黏液肉袋

远远踢飞出去。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感情么?这可……实在是过于无礼了啊……」

就在兽人的大脚即将触碰到肉袋的刹那宛如鬼魅般冷彻幽沉的女性嗓音

突如其来传递进了他的大脑当中。

如闪电般划破空气的黑影一闪而过似乎连声音的传递都慢上了动作几分

在那道漆黑的魅影彻底割裂空气之后稍微延迟了一小会彷佛引燃爆炸般的烈

响才轰然爆鸣在众人的耳畔之中。

「咕滋……咕滋滋滋……」

肌肉强度堪比浇筑生铁般的兽人巨躯如今已然化作了翻涌着血与骨的喷泉

宛如由内而外承受爆破一般的躯体彻底失去了上半身倒翻倾洒的血红内脏沿

着齐腰的断裂口倒垂下坠散发着刺鼻血腥味的深红色液体缓缓滴下濡湿了唯

一完好的下半身。

「什么情况?一击就?!!……」

看着同伴彷佛遭受爆破般的残破尸体周围的兽人们微微愣了愣神才注意

到瞬间造成这场惨剧的罪魁祸首。

仅仅——不过是一根生长在蠕动肉袋表面的鞭型漆黑触手而已。

「卑微的兽人……是谁赐予你们勇气竟然敢无视我蕾蒂娜的存在?」

伴随着彷佛来自幽深狱般的冷冽嗓音一只裹满半透明黏液的光滑玉手缓

缓探出了密封的肉袋微微颤动的葱白手指搭在肉壁的边缘一点一点逐渐撑

开了黏液乱喷的肉袋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