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27章 番外七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第227章 番外七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车娘自小跟老父老母到处跑生活,有个算命瞎在吃了她的半个馒头后,决意馈赠一次卜卦,得曰:车氏你是一辈的劳碌命,哪怕将来富贵双全了,还得接着劳碌。

车娘不屑一顾。

谁哄谁呀,大家都是江湖上混的,她卖花拳绣腿,瞎卖嘴皮,都是靠糊人弄挣饭吃的,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呀,鬼才信他胡说八道,哪个富贵了的还会接着劳碌。

很久以后,她回想起这事来,忍不住抽搐嘴角——还真被这死瞎说中了。

幼时贫寒也就算了。小小年纪就要做饭洗衣,照顾病母,有时还得跟着父亲一道吆喝买卖,招揽看客,倒练出了泼辣干练的性。不少人喜欢她这样利落能干,当时来说亲的不少。

十九岁那年,老父过世,做下九流行当的,哪敢有什么礼数讲究,尤在热孝中,她就带着病弱的老母嫁了一个漕帮不起眼的小喽啰,叫石铿。她管丈夫叫大石头。

大石头身边还有个流着鼻涕的小石头。

兄弟俩自幼丧父丧母,相依为命,可大石头到底是男人,顾着挣钱养家,就顾不上照顾孩了,小小的男孩又瘦又黄,穿着不合身的衣裳,踩着过大的鞋,小手上长满了冻疮,还呵呵傻笑,叫她姐姐。车娘一阵心疼,以后便当自己儿悉心抚养。

丈夫为人稳重练达,大节上很拿得住,小事上得她推一把,时不时得叮嘱着些。帮里兄弟有事,丈夫找人商量,她是首当其冲,兄弟们闯荡在外时家室有急难,她做大嫂的自不能推脱。夫妻俩胼手砥足,一起打拼,什么不得她操心,什么都要反复思量,生怕大石头在外行差踏错,家里家外的,一年到头她竟比丈夫还忙碌些。

不少人笑话,说她虽管大石头叫当家的,实则她可以当他大半个家。

拼死拼活地,终于闯出了一份基业,又该操心幼弟的婚事了。

小石头自小跟着兄嫂耳濡目染,不喜欢那种养在深闺的优柔女,也瞧不上市井中的小家姑娘;真等车娘发了狠,照着自己的泼辣老练性找了一个,小石头看了后,又苦着脸说‘有一种对着娘的感觉,怕是连洞房都不敢入’——气得车娘直拍巴掌!

眼看小石头年岁也大了,想到自己两口膝下只有两个丫头,将来香火承继将来还得靠这小兄弟,可未来的弟妹还不知在哪儿,车娘急得嘴上起了一圈一圈的水泡。

总算老天有眼,那年小石头自己扭扭捏捏的来说了,言到看上了个姑娘,车娘欣喜过望,细细一问,才知是顾爷新夫人的贴身侍婢。

丈夫还在那里犹豫,觉着自家如今好歹也算有头有脸了,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便是给小弟娶个正经书香人家的小姐,也不是难事,讨个奴婢……?!

车娘却比丈夫精明得多。自己是什么出身,卖解的丫头,自小抛头露面,丈夫又是什么出身,好听些叫一声‘英雄豪杰’,不好听的,不过是漕运码头上出来的小混混,若真讨个好门第的弟媳妇,别说秉性不同,能否吃到一个碗里去,将来两房若有个意气之争,若弟媳仗着出身好,不肯服气,该怎么收场。

还不如讨个丫头,一来,妯娌间彼此出身差不多,她这大嫂也做得踏实,二来,能圈住跟顾侯府的关系,一举多得,岂不甚妙。石铿本就听妻的话,又兼疼爱幼弟,两下说道下,便被说服了,答应下回上京时,带上妻和弟弟,到时好向顾府提亲。

……

一年半后,新娘进门,石家狠狠风光大办了一回,婚后小两口和和美美,待兄嫂恭敬孝顺更甚从前,叫车娘也心里暖洋洋的。至于弟媳妇的旁的为人……该怎么说呢?

刚进门那会儿,车娘还担心弟媳虽是丫头,但是高门大户当家主母身边出来的,也理过事,管过人,到时想要管家权该怎么办?不是她不肯松手,但刚来的新人,她怎么放心。

事实证明,她非但杞人忧天,而且还想左了。

弟媳为人敦厚老实,近乎缺心眼。

叫她打瓶酱油,她绝不会自己昧下两钱买糖吃;叫她看着两个侄女不许胡闹,她就睁大眼睛盯着,嫂不叫完,她绝不挪开一步;叫她给仆役发月钱,那真是一个铜板都不会错。

娘看帐,弟媳就磨墨铺纸;娘召管事媳妇理事,她就倒茶打扇;娘闲了,找帮里兄弟的婆姨来说话,她就笑呵呵在旁嗑瓜。什么时候都开开心心,又听话,又乖顺,大事小情都要来问自己拿主意,一点自己的小算盘都不会有。

某次石氏兄弟都不在,娘又想出门,叫她管家半个月,弟媳当即两眼泪汪汪的,抓着她的袖哭成只小花猫,“嫂不在,我该怎么办?嫂捎上我罢,我一定听话,别叫我一人留着,别叫我拿主意……我笨,叫人卖了怎办。”

娘直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怎么这么傻?!”

弟媳呆呆道:“出来时,夫人教我以后听嫂的话就成。”

娘不死心:“总得自己着拿主意呀!都成家了!”

弟媳笑得傻傻的:“有嫂在,干嘛自己拿主意。”

娘怒道:“将来分家了呢?你找谁拿主意!”

“嫂不要我啦?!”弟媳大惊失色,立刻泪奔。

娘被滂沱的泪水吓得不轻,只得卖力哄劝,道自己绝无此意,好说歹说才算完。事后,她长叹一口气,深觉自己多生了一个女儿,可女儿到底是能嫁出去的,这弟媳却显然是打定主意粘一辈的。

除了爱找自己拿主意外,这弟媳旁的倒也还好,会缝衣做饭,煲汤整顿,两个女儿都喜欢这傻傻的婶婶,跟她规矩,女红,常窝在一出叽叽喳喳,活像姊妹。

弟媳进门第二年,便生下个大胖哥儿,此后便是一串丫头小,素来人丁稀少的石家立刻兴旺起来。娘怕小夫妻俩养不好孩,常来搭把手,谁知弟媳竟是个属牛皮糖的,甩手就把孩交给她照看,只在一旁打下手,半点不操心。

“将来孩儿们都跟我亲,不理你这亲娘了!”娘恶狠狠的吓唬。

弟媳立刻伏到她肩上,撒娇道:“我也跟嫂亲,我们都跟嫂亲,嫂最最好了。”

娘只好仰天长叹。

……

待两个女儿出阁后,娘决意跟弟媳好好谈一谈。

“你总不能这么事事靠着我呀,也该自己顶起主意来了。”她苦口婆心道,“我总有老的一日,若我和你大哥哪天没了,那时你靠谁去?”

弟媳依旧憨傻天真,红润的胖脸上没有一点操心的皱纹,笑呵呵道:“那时?那时呀,大约老大老二他们几个的媳妇就进门了吧?让她们管呀。”

娘气噎:“若媳妇们欺负你,怎么办?”

弟媳不在意地摆摆手:“不要紧,我早想好了。将来待孩们都成家立业了,我就回夫人身边伺候去,跟夫人老在一处。有夫人在,不怕谁欺负我。”

娘瞪眼如铜铃:“你,你,你说什么……?”

弟媳一脸神往道:“我自小就敬佩房妈妈,从很小时就想着,若能像房妈妈那样,在夫人身边伺候到老,那该多么好。”

“等,等,等一下。”犀利了一辈的娘终于傻眼了,“我记得那位房妈妈,是中年丧夫后,才回去伺候盛家老的罢。”

弟媳眨了眨眼睛,歪头道:“也许,也许……那会儿我也守了寡,也说不定呀……”

不待车娘开口,身后传来一声暴吼——“你咒我早死呀!”只见石小弟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随即小两口又开始了例行每月一吵。

车娘无力地看了看屋顶——得了,她又得劝架了。

许多年前,她知道自己无法再生育,本以为女儿出嫁后,她和丈夫不免老来寂寥,唉,瞧这日过的,寂寥它奶奶个嘴儿!

附录】

人物关系(1)

盛老爷(探花郎) 盛老(勇毅候府嫡女)

盛紘:庶,记在嫡母名下,生母春姨娘已殁

王氏:妻,官宦世家嫡女

林姨娘:妾,本是盛老养的孤女

(其他若干通房妾室不祥)

长女:盛华兰,嫡出

长:盛长柏,嫡出

(中间夭折两个女儿一个儿)

盛长松,林姨娘生

四女:盛墨兰,林姨娘生

五女:盛如兰,嫡出

六女:盛明兰,卫姨娘生,生母已殁

四:盛长栋,香姨娘生,最小,还不会走。

人物关系(2)

盛老公:个儿

大老爷 大老=盛红(长女已故),

盛维(娶妻李氏,生两男两女:长松,长梧,淑兰,兰)

盛纭(嫁胡二牛为妻,生一一女:胡桂姐,胡泰生)

二老爷(探花) 盛老(勇毅候府大小姐)=盛紘(庶出)

老爷(当初想谋夺盛紘遗产) ?=盛绉

同辈的年龄顺序】

长松>淑兰>长梧>华兰>长柏>长枫>墨兰≥如兰(差几个月)>兰≥明兰(差几个月)>长栋

人物表

盛老公 某官小姐=个儿

按年龄顺序排列】

大房

大老爷 大老

盛红(长女已故)

盛维 李氏=淑兰,长松,长梧,兰

盛纭 胡二牛=胡桂姐,胡泰生

二房

二老爷(探花) 盛老(徐氏,勇毅候府大小姐)

盛紘(庶出) 王氏=华兰,长最新222。o㎡柏,如兰

林姨娘=长枫,墨兰

卫姨娘=明兰

香姨娘=长栋

老爷(当初想谋夺盛紘遗产) 老(已故)

盛绉 =秀兰,月兰(庶出),慧兰,长梁,其余不祥(以后补充)

大房

顾偃开(上代宁远侯,男主老爹)x大秦氏(原配)/白氏(任继室)/小秦氏(第二继任室)

嫡长:顾廷煜(现任宁远侯,母大秦氏)x妻邵氏=女儿:娴姐儿

嫡次:顾廷烨(母白氏)x余嫣红(原配)/盛明兰(继室)

庶女:昌哥儿,蓉姐儿(生母外室曼娘)

嫡:顾廷炜(母小秦氏)x朱氏(娘家承平伯)=贤哥儿(嫡)

嫡女:顾廷灿(行七,母小秦氏,未嫁)

庶女:顾廷烟(已嫁)

四房

四老爷 原配已故/五老夫人(继室)

嫡长:顾廷煊(母原配)

嫡女:顾廷荧(母继室,未嫁)

庶:顾廷炳(母刘姨娘)

庶女:顾廷炆(母刘姨娘,未嫁)

五房

嫡长:顾廷炀(母原配)

女:惠姐儿

嫡次:顾廷狄(母原配)

庶女:顾廷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