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路梨花(改) > 【一路梨花(改)】(12-13)

一路梨花(改) 【一路梨花(改)】(12-13)

【一路梨花改】第十二·十三章作者:魔双月壁2019/9/19字数:7,452字第十二章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校长对我的到来不屑一顾,“小棠啊,年轻人做事不要冲动嘛……你觉得……你能告得了我?有人证吗,有物证吗?……你没有!那你拿什么告我?“校长背靠着沙发椅子双手一摊的笑着说,”再说了,到时候如果我说是张老师贿赂我,要我为她儿子办事。或者……说张老师要用美色来勾引我……你说法官会信谁?”

“那这个呢?”就知道会来这一套,我把手机扔到校长的面前。

刚才他们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干那事,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手机视频里放的是什么。真没想到,这活色生香的真人淫秽视频,现在却成为了我的杀手锏。

看了一会视频里的真人秀,秃驴校长总算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伸手要去躲手机,却被我提前拿回了手里。“你!你怎么会有….”他开始气急败坏起来,显然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淡定了。

“就算有视频也没什么用,那是陈老师和我通奸,她先勾引我的…我…我顶多会名声上有损……”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就范。

“真的只是你和陈老师通奸吗?那这又是什么,接下来,王校长你可要仔细听好了。”我摆了摆手机,厉声的说完话,接着按下了播放键。于是刚才陈老师的录音片段在房间里响起。

“校长大人,你说,我要是把这些视频,还有这些录音……送给法官,或者发到网上。你猜会有什么后果?”我学着他的语气,把身子往后一靠说道。

“别别别,小棠….不,钟老师,别。”校长脸色马上变了,“万事好商量,万事好商量嘛。”细密的汗珠从校长微秃的顶冒出来,更加油亮了。

“那就看校长的意思了。”我看校长已经识相,便点起了烟抽起来。

“你说….你说,一切都好说。”

“那我就说啦?”我一副征求他意见的神情,“第一、离我妈妈远点儿,有哪滚哪。第二嘛……听说……你女儿挺漂亮的。”

“别啊,换个条件……换……”

“恩?……淫人妻女者,妻女被人淫!”我脸一沉。校长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的噎住了。

“第三嘛,你不会不想表示一下吧?”想到之前妈妈送出去的一叠钞票,我就不淡定了,虽然父亲在外不少挣钱。但足足一叠,也够母亲辛辛苦苦大半年的工资钱了。我轻敲着桌子,深吸了一口烟喷到了他的脸上。

“一万?”

只是一万,我岂不是只有拿回,没有赚到。我看着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五万?”校长抹着脸上的汗水。

我抬起手。盯着我修长而有力的手指,依然没有出声。

“十万,再多我也拿不出来了。”校长狠狠的说道。显然这些钱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是我的账号。”我扔了一张纸片在他桌上。起身就要往外走。

“钟老师,请留步。”

“还有什么指教吗?”我慢慢的转过身去,不耐烦的说着。

“视频……还有录音……”

“哦,这个我先留着,有机会我们再一起欣赏哈。”我抬脚要走,接着又想到了什么,便问,“照片,裸照,在哪里?”

“什么裸照,我不知道。”

“就是你用来威胁陈老师的裸照!刚才手机里不都放了吗…难道你又要不听话了吗。”

“啊,这个啊…有,有,有。”看到我不悦的脸色,狗日的校长不敢怠慢,打开抽屉将一沓照片和一卷胶卷交了出来。

我随手翻看了几张,全都是不堪入目的画面,怪不得陈老师会就范,这也台淫荡不堪了。“就这些,没有了?”

“都在这里了,连底片也给你了。”校长弱弱的说着,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风范。我看他应该不敢欺瞒我,便收好照片往外走。

“钟老师,我想告诉你一句话。”校长似乎很生气,又似乎带着极其猥琐的笑脸,但不敢大声说话,只是很想发泄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切”我转身就往外走。

“你……你妈妈也不例外。”

我妈妈有什么秘密,我这个儿子还不比你知道的多吗。顿了顿身子,一步出了校长办公室。

第十三章九月,雨季刚过,天空像清洗过一样,空气非常清新,几丝淡云飘在上面,但似乎很快就要被火辣的阳光点燃,连空气也扭曲起来。

我伸出手掌挡住刺眼的阳光,在校园里走着。教室里传来学生有气无力的读书声。上体育课的学生也纷纷跑到大树下乘凉,太阳的热浪让一切慵懒无力。

“妈妈到底有什么秘密呢?慧姨会不会知道一些呢?”之从昨晚听到校长古怪的话,我就在琢磨着这件事了,一边想着一边向学校外走去。

我到慧姨家的时候,慧姨正身穿一件粉色束腰无袖的连衣裙,肉色丝袜,盘着头发,汲着拖鞋,撅着屁股在院子里给吴叔煎药。

我悄悄的从后面过去,双手从慧姨腋下探出,一招抓奶龙爪手把她的两只大奶实实在在的抓在手里。

“呀!”慧姨惊叫一声,待回过头来见是我,脸上先是惊喜万分,随即又沉下脸来说道,“这是谁家的小孩,跑这里来调戏良家妇女来啦。”

“哟!这是谁家的小媳妇,被谁欺负了?”我调笑道。

“没人要,没人管,没人理,小媳妇也变黄脸婆了。有些人呐,心里只想着他亲娘,谁还来欺负黄脸婆啊!”慧姨一脸嗔怪着就要走。

“姨!!!别逗棠儿了。”我一把拉住慧姨说。

“你还记得姨呀,我以为你早被哪个小妖精勾走了呢,这么久不来看姨。”

慧姨脸色一缓的说道。

“什么小妖精的,真难听…….姨,对不起,是棠儿不对哈,我这几天实在太忙了,都抽不开身,所以……“我连忙赔罪,手却从她的领口探进去按在那白花花的大奶上。

“去,”慧姨一掌把我的手打掉,“有那么忙吗?几步路的事,让姨牵肠挂肚的。”慧姨转身又去扇炉子。

“好啦,姨,棠儿不对,棠儿给姨赔不是了,”我说着又把手按在慧姨的屁股上揉捏着,“姨说要怎么办吧,是上刀山呢,还是下火海,只要姨说一声,棠儿绝不皱一下眉头。”我说得慷慨激昂。

“噗!!!”慧姨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些话,拿去哄未成年少女吧。”

“哪家的未成年少女有这么大的屁股啊?”我在慧姨屁股上狠捏了一把,在她耳边说道,“哦,还有哪家的未成年少女有这么大的奶子啊?姨,你告诉棠儿,棠儿保证去勾引她。”

“就你这张嘴!你妈妈的不就比我大。”慧姨说着把中药到在碗里,往屋里走去,还真像一个吃了醋的小媳妇,我屁颠屁颠的跟着慧姨进了里屋。

“吴叔!你好啊!”我提高声音对着正坐在堂屋椅子上的吴叔喊道。

“嗷……嗷……唔。”吴叔像一个白痴一样的嗷嗷叫着回答我,自从他因为喝酒太多,中风之后,就全身瘫痪了,虽然心里明白,但是每次说话都像狗叫一样。

“你知道我是谁吗?”

“嗷……嗷……唔。”

“我是钟棠啊。”

“嗷……嗷……唔。”

“小时候常被你追着打那个。”

“嗷……嗷……唔。”

“现在好些了吗?”

“嗷……嗷……唔。”

“现在你动不了啦,打不动我啦。”

“嗷……嗷……唔。”

“你要乖乖吃药哈,病好了再来打我哈。”

“别逗他了,去看电视去,和一个瘫子你叫什么劲。”慧姨怪我道。

对于吴叔我一直印象不好,以前他总是埋怨慧姨对我比对玥玥姐好,每次我到他家来,他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好像我欠了他多少钱似的,有时候趁慧姨不在,就威胁我,说要好好教训我。甚至有时候,我犯了一点错,他就撅出一副难看的嘴脸过来,当然这些都是慧姨不在的时候。

其实这些对于我这个调皮的顽童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他对慧姨不好,我小时候就发誓要为慧姨报仇。

现在他瘫了,慧姨也不需要我报仇了,反而慧姨还得每天伺候他吃喝拉撒,马格比的。

每当想到这些,我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我看着慧姨给他喂药而撅起的大屁股,一个大胆而龌龊的想法在脑海中形成,这个想法令我无比的兴奋和快意。

“姨,我想要你。”我过去把慧姨的裙子一撩,一把按在她的大屁股上,在她耳边说道。

“别……别在这里……啊。”慧姨满脸的惊慌,屁股扭动着,似乎想躲避我的魔爪,但是没想到,我的手已经顺利的从那白色蕾丝的内裤上沿侵入,按在她肥厚的阴阜上。慧姨本能的双腿一紧,就把我的手夹在了两腿之间。

“姨,你是要我的手别出来呢,还是……”我轻吻着慧姨的耳垂说道。左手却从腋下窜出,抓住她的双乳揉捏起来。

“别这样……别……啊……别在这里。你吴叔还在呢…”

“姨,你不是想棠儿吗?别担心,吴叔他不会说话,没人知道的。”我感觉慧姨夹紧的双腿松开了,手指在阴阜上轻按几下之后就找到了她的阴蒂。于是我上下其手,一边舔舐着慧姨的耳根、脖颈,一边不停的刺激她的阴蒂和乳头。

“嗯……嗯……啊……嗯……”慧姨在我的爱抚下,呼吸粗重起来,一边扭动着丰腴的身体,一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连手里的药碗也掉在了地下,塑料制作的药碗,扑的一声,掉在地上,就像一头母猪放了一个特别响的屁。

“嗷……嗷……唔……”短暂的大脑短路之后,吴叔明白过来,涨红了脸像狗一样的嚎叫着。

吴叔的嚎叫刺激了我,我把慧姨裙子的束腰一拉,往上一扯,慧姨丰腴的肉体就白花花的展现在我眼前。

“啊……不要……啊。”慧姨用手捂住裸露的双乳作势要逃,但没出几步就被我拦腰抱住。

我把慧姨拉扯回来,仰面按倒在堂屋的桌子上。

“不要啊……小棠……别这样……别在这里。”慧姨一边极力挣扎,一边不停的哀求我。

慧姨的力量还是很大的,极力反抗之下,一时我还真拿她没办法。

“姨,你不要棠儿了?”我把她的双手死死按住,然后可怜兮兮的说道。

慧姨张开紧闭的秀目,惶恐的看着我。显然,我的话令她想到了什么,身子一软,无力的躺在桌子上,夹紧的双腿也自然的松开了。

这下我倒是不着急了,我伏下身子,沿着慧姨的脖颈往下,抽动着鼻翼把她全身上下温柔的吻了个遍,包括那还套在肉色丝袜里的脚趾也沾满了我的口水。

慧姨熟女的气息令我迷恋,似乎有点桂花的馨香,又似乎还有点铁线草的腥味,从我的鼻翼进入,再一直向上直达我的大脑,我闭上眼,细细感受着这浓郁的“腥香”。

呵……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啊?或许……或许是那黄昏里,绿绿的田野上,那身穿大红衣服的少女的回眸一笑?不,不是的,应该是……满天星光下,那带着朦胧的身穿白色轻纱的女人……“嗷……嗷……唔……嗷……啊……唔”这时,吴叔昂着僵硬的脖子的叫喊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叫声令我无比的愤怒,我捡起地上四散的内衣内裤,也不分是谁的,揉成一团塞进了他的喉咙。

这样他再怎么叫喊也只能发出沉闷的“呜呜”声,那样子好像一只鸭子被人掐住了喉咙,即使再愤怒,也只能喘着粗气,把脸憋得发红发紫,这回终于清静了。

但是,我却再也找不回刚才的美妙感觉。虽然我在慧姨不停扭动的娇躯上疯狂舔舐,不断揉捏她丰满的双乳,在上面留下我一个个指痕;我把头埋在慧姨双腿间的密地,吮吸那汩汩流出的淫液,甚至把这些淫液度到慧姨嘴里,弄得她满脸通红、娇喘连连,只为找回那令人迷醉的美丽感觉。

“姨,给我……给棠儿……棠儿要……姨……给我……你不要棠儿了吗?”

这时的我就像一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在慧姨的全身上下不停找寻,最后却连玩具的样子都已忘记。

“姨给你……给我的棠儿……姨是棠儿的……姨所有一切都是棠儿的……姨给你。”慧姨似乎也感觉到我在找寻什么,见我火急火燎的样子,又不知道我在找什么,只能毫无保留的回应着我。

我们在堂屋的大方桌上不停翻滚,抚摸、啃咬,身体的燥热令彼此的肌肤分泌出细密的汗珠,然后又随着摩擦融合,泛着淫靡的光泽。

“棠儿快进来……姨给你。”慧姨把腿一缩,在桌子上坐起身子,大张着双腿对我说。

我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刚才对慧姨身上味道的迷恋,让我忘记了慧姨身上还有如此美丽的可爱所在,虽然全身燥热,虽然下身涨得难受。

这下我清醒了,我不再犹豫,扶着因为绷直而青筋毕露的鸡巴来到慧姨的蜜穴,巨大的龟头顶在穴口,后腰一用力,粗长有力的鸡巴就没入了慧姨的小屄。

“啊……”我的侵入让慧姨长喊一声,脖子后仰,阴道收缩,一缕缕褶皱包裹着我的肉茎不停蠕动,不停挤压。

“呵……”一阵阵酥麻由下身传来,这就是我一直在找寻的感觉啊,我长叹一声之后,有力的抽插起来,频率并不快,但是每一下都强健有力,每一下都直达花心。

我每一次的撞击都令慧姨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她抬着头,微皱着眉,仰视着我。稍显疲倦的眼眸中有怯弱,有仰慕,还有慈爱。

“姨,舒服吗?”

“嗯”慧姨嘴角一扬,淡淡的笑了,这笑容充满了勾引的意味,得到鼓励的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棠儿。啊……啊……棠儿……啊,真好……啊……真……好。”

慧姨随着我抽插的加快叫喊起来。

“姨,我们在干什么?”

“啊……啊……我们在……在肏屄……啊……棠儿……在肏姨的屄……啊……啊……真好。”

“姨,告诉棠儿,哪里好。”

“啊……棠儿好……棠儿的大鸡巴好……啊……啊……棠儿肏得……姨舒服……真好……啊……啊……姨要死了……棠儿……啊……用力肏姨的屄……棠儿……啊……真好……啊……真……好。”

“姨,告诉棠儿,你为什么这么骚?”

“啊…棠儿肏得……姨舒服……棠儿的大鸡巴……肏得姨发骚。啊……啊……姨是骚屄。啊……棠儿的大鸡巴……肏姨的骚屄……姨的骚屄只为……棠儿的大鸡巴发骚。啊……用力肏姨的骚屄……棠儿……啊……真好……啊……真舒服。”

“……啊……要死了……啊……姨来了……啊……被棠儿肏死了……啊……姨的棠儿啊。“慧姨突然双腿死死夹住我的腰,大股的阴精喷射在我的龟头上,令我打了一个激灵,我赶紧停下来,俯身趴在慧姨的身上。

“棠儿,你肏死姨了。”高潮过后的慧姨满脸汗水,几缕发丝挂在桃红的脸上,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起来……”我轻拍了一下慧姨秀美的脸庞,把大鸡巴拔出了慧姨的骚屄,巨大的肉冠把慧姨的淫液带了出来,丝丝缕缕的带出来,滴在地板上。

“唔……”慧姨听话的从桌子上下来,蹲下身子,操起我的大鸡巴含在嘴里套弄起来。

这次慧姨没有第一次那样羞涩和犹豫,卖力的在我身下套弄着,时而用贝齿轻咬我的龟头,时而用小舌刺激鸡巴上的肉冠,时而把我的鸡巴深深含进嘴里,让我的龟头从她的食道直插进去,流着泪,大睁着眼,巴巴的看着我,直到喉咙里发出“咔……咔……”的干呕声,才“啊”一声把鸡巴吐出来,然后把大量的涎液抹在上面不停撸动。

“姨,你对棠儿真好。”我抚摸着慧姨的头发说道。

“比你母亲还好吗?”

“妈妈是妈妈,姨是姨。你们都是我最亲最爱的人。”

“小孩子就会哄人开心,不过姨喜欢,姨喜欢棠儿。”慧姨继续含着我的鸡巴套弄起来,比刚才更加卖力,甚至有一次她竟然想把我的两个蛋蛋也含进嘴里,但是最终才含进一个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姨,棠儿想肏姨的屄。”我看着慧姨随着身子不停摇晃的双乳,下身的酥麻感刺激着我的大脑,射精的冲动就快要抑制不住,又不想射在慧姨嘴里,于是双手捧着她的脸说道。

“来吧,姨是棠儿的,妈妈也是棠儿的…….妈妈给棠儿肏.”慧姨吐出我的鸡巴,然后站起身子,俯身趴在桌子上,摇摆着丰腴的大屁股,面带暧昧戏弄的骚浪眼神对我说。

好一个淫荡的熟女可人儿,居然要扮演我妈妈,惠姨的淫声浪语更加刺激了我的性神经,于是我二话不说,上前一步,抬着鸡巴,深深的扎进慧姨的屄里,没有停顿,没有怜惜,快速的抽插起来。“肏你,肏死你,棠儿……不,儿子要肏你,肏妈妈的逼。”

“肏我,使劲的肏吧,啊……啊,儿子的鸡巴好大,棠儿慢点,妈妈受不了了……”

惠姨完全进入了角色,淫声浪语不断,她的阴道里残留的淫液起到了良好的润滑作用,我不需太用力就能顺利的直达花心,阴茎巨大的肉冠把她阴道里的淫液刮出来,然后连着泛红的嫩肉又再次挤压进去,发出啪啪的沉闷的声音,犹如光着脚在厚厚泥地里行走,脚掌和烂泥的撞击造成的空气的爆裂声。幻想着我是和妈妈在做爱,我插的更快更猛了。

“嗯……嗯……啊……嗯。棠儿的大鸡吧好热,好烫,肏的妈妈要爽死了…….”慧姨在我的撞击下不停扭动着腰肢,发出失神的呻吟。细密的汗珠顺着柔美的肩胛流淌下来,不断汇聚、融合,最后形成一条水痕沿着修长的腰身滴在地上。

“隆隆隆隆……咔……咔……咔……轰隆隆隆隆……”当我正沉浸在肏屄的巨大快乐中时,一个闷雷在高空炸开,屋子隆隆的摇晃几下,我差点就站立不稳。

“打雷啦,下雨啦,赶紧收衣服啊。”屋外不知谁家的小孩高喊着跑过,一阵狂风跟在他后面,带着土腥味越过院子的围墙,把厨房的瓦片掀了起来,瓦片在短暂的飞行之后,急剧下落,啪的一声,落在院子里,摔得粉碎。

“啊…….啊,不行了,妈妈要泄了,要高潮了,被儿子肏到出水了,啊……好快活……”慧姨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了一跳,身子一哆嗦,阴道收缩,滚烫的尿液和着阴精喷射出来,却受到我插在阴道里的鸡巴的阻挡,全部淋在我的鸡巴上。

如此淫靡的景象令我无比兴奋,外面不断炸响的雷声和狂吼的风声让我无比紧张。我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量,溅起无数的水花。“啊。惠姨…….妈妈,儿子不行了,棠儿被你夹的要射了,想射到妈妈的逼里,要射到妈妈的子宫里……”

“射吧,都射给妈妈…小棠,儿子……啊,奥…….妈妈要你全都射进来,射给我,射到非茵的子宫里………妈妈要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啪……啪……啪啪啪啪哗哗哗哗哗”当豆大的雨点从天空砸下来,宣泄它们的狂暴和不羁时,我大吼一声,痉挛般的抖动着鸡巴,把大股大股的精液射进了慧姨的子宫。

慧姨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边承受着我的喷射,一边在我身下瑟瑟发抖。

雨水以勇不可挡之势,从屋檐上泄下来,砸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溅起层层的水花,又被一阵狂风带起,飘飞到我脸上。

我紧拥着慧姨的肉体,感受着这狂热之后的清凉,如此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