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契约妻:花心总裁欺上门 > 契约妻:花心总裁欺上门第4部分阅读

契约妻:花心总裁欺上门 契约妻:花心总裁欺上门第4部分阅读

乔克的中文很流利,利索的拿出银白色地医药箱。

这才关注着床上的郁可心,见她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但那惊人的美貌,还是让乔克楞了愣神。

好精致的美人儿,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good。”

管家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靳风澈的脸色,见他脸色有些阴沉。

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这可是生气的前兆,不妙啊!

“乔医生,你还是快给郁小姐诊治,不能耽误了时间。”

摸了一把汗,管家还是硬着头皮提醒道。

乔克咧嘴笑了笑,这才伸出手拉开了被子,才刚刚掀起一角。

眼前一花,就看见一个身影牢牢地挡住了他的视线。

“不是看病?掀被子干什么。”

靳风澈睫毛颤动了一下,向上一挑,露出淡漠的黑眸,但听上去,却让人毛骨悚然。

“我先听听她的心跳,看看嘴唇和眼皮,才能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到底怎么了。”

乔克丝毫没有意 识到什么,奇怪的看着靳风澈。

左手还拿着那一副听诊器,显得有些滑稽。

美丽的小-姐,靳风澈心里默念了一遍。

瞳仁却闪着冷光, 带着一丝不悦。

郁可心,你还真是个狐狸精,就这么躺着,还能引诱男人。

“不用了,就看看嘴唇和眼皮就是了。”

靳风澈霸道的语气,说的极为冷酷,没有任何觉得不妥。

转过身,为郁可心再度拉好被子。

要知道,在那水色墨被下,是怎样的诱人。

他可不想任何男人看见,即使是医生也不行。

“这可不行,要是误诊了会耽误这位美丽的小姐病情。”

乔克不解的语气,无辜的如同棉花糖,却冷硬的不退一步。

他是医生,怎么会胡乱给病人诊断,这是他的职责,不能容任何差错。

“你是我高价聘请的专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黑眸看过来,声音里多了一种危险的味道,俊美的侧脸如同大理石雕像。

“你虽然是我的老板,但没有权力让我这样做,况且这位小姐面色如雪,在不诊断,怕是有性命危险。”

乔克握着听诊器,依旧执着的如木头一样。

性命危险,靳风澈身子一顿,僵硬的看了一眼郁可心,见她脸色苍白的不似常人,十分可怕。

捏紧了拳头,好一会才蹦出三个字:“等一会。”

==

乔克和管家站在客厅里,不知道靳风澈搞什么。

不到一分钟,房间的门就打开了,一个女佣踩着小碎步走到乔克面前。

“乔克先生,好了。”

乔克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问,中国人不是有一句话,叫事不关已。

床上的人儿依旧还是躺着,但是穿的严严实实,长袖长裤,没有露出任何一点肌肤。

不过唯一裸-露在外的脖颈,却有一圈红肿的痕迹,虽然被高领挡住,却还是看得出一点。

乔克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落地窗前的靳风澈,也不在多问什么。

倒是身后的管家“扑哧”一声,却吓得立马捂住了嘴。

正文 第32章:男人心海底针

第32章:男人心海底针

抬眼四下看了看,还好少爷在落地窗前没有听见。

少爷还真是奇怪,明明如此对待郁小姐,却又如此霸道。

真是,男人心,海底针。

很快,在里里外外彻底的检查下,乔克大汗淋漓的诊断好了。

开了一些药丸,和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了。

床-上的人儿比起之前,脸色好了很多,呼吸也均匀了不少。

夜色,迷离的让人沉醉。

此刻位于郊区的巨大庄园,豪华的别墅里,还是灯火通明。

一个邪魅的男人,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俯视着灯火辉煌的夜景。

他喝了一杯又一杯,似乎心事重重,但是却不让人感到萧条和孤单。

相反,他的气场充盈了整个房间,让人感到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很久,他才转身,把水晶杯随手扔在地毯上,贵比黄金的酒液任其留出沾染细密的羊绒毯。

自己则朝大床走去,看着大床上躺着的女人。

虽然一直昏迷着,但还是强行给她吃了药。

此时,由于药物的关系,在灯光下显得魅惑无比。

长而翘的浓密睫毛,小巧挺拔的鼻子,脸颊带着一丝醉人的酡红。

虽然还是穿着长衣长裤,但依旧显得身材玲珑有致,勾勒出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

——这是一朵有毒的、罂粟。

靳风澈转过身,目光落在了安静睡颜的郁可心脸上,这个女人卷缩的身子,让人看着有点心疼。

他鬼使神差地弯下腰,手不由自主的想碰下她光滑的小脸。

却听见她地低喃,带着几分颤音,听起来似 乎做了一个梦。

那呢喃的声音越加清醒,让靳风澈停住了动作,心中怒火难以压抑。

在他的床-上,竟是换来一声其他男人的名字。

让他怎么能不发火,粗暴的抓住靳风澈脖颈处的衣领,根本没有理会是否弄痛了她。

也没有理会是否会把她弄醒,他只知道,一把火,将他整个身子都燃烧了起来。

迷糊中,郁可心只感觉到她的脖子,隐隐作痛。

意识逐渐清醒的郁可心一睁开眼,就看见面前的男子神色,是那样的吓人。

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让她身子下意识的想要卷缩在一起。

“说,悕泽是谁。”他眼睛慵懒地眯起,一股危险的气息在郁可心身边蔓延。

“与你何干”看见那骇人的眸子,郁可心的语气竟带着几分惬意。

将郁可心的神色尽收眼底,看到那黑眸里涨满不屑,却 带着楚楚风情。

心里便有一团火涌了上来,手指揪着她的发丝,见她的小脸因为头痛而皱在一起。

“魔鬼……你不仅是魔鬼,你还是心理扭曲……”

郁可心痛的叫出声,还微朦的表情,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这样你就叫屈了,那这样?”

靳风澈手一推,原本还在手里的郁可心,身子立即就陷入了柔软的床里。

她惊叫着想要起身,但全身没有任何力气。

靳风澈立刻扑上来,三下五除二地去掉了她身上的衣物,郁可心就像只赤-裸的小白兔被压在大床上。

正文 第33章:那个j夫是谁

第33章:那个j夫是谁

纤细的身体,修长的大腿,在灯光下发出白玉的光泽。

“放开我……”

郁可心像只待宰的小兔只有哀求的力量。

“好,那就说出那个男人是谁。”修长的手指撩拨着她的黑发,像极了撒旦,又带着几丝沉沦。

能让她呢喃的醉人,真是让他该死的嫉妒

“…没有…”除了这句话,她只能说这句话。

可是说到这里有又不对,他凭什么这么问她,他又不是她的谁。

“不说对不对,我会有办法让你说出来”盯着她鲜艳的唇,性感嘴唇对上她的嘴唇,黑眸即危险又蚀人。

“说…”他轻轻地吐出,轻薄的唇在她的唇上蠕动,毫无瑕疵的俊美面孔却说出恶魔般的话语。

“我说了没有……”

郁可心昂头,她看到他充满冰火的眸子中的残忍。

“好”

靳风澈坐起身,“是你不说的,别后悔”他残忍的笑了。

靳风澈单手将她的双手牢牢禁锢在头上,另一只手抚上她的柔-软,狂-暴地捏起来。

然后他的头俯下去,用尖利的牙齿啃咬着,像一只嗜血的兽。

突然他黑眸一闪,指尖悠悠的划过郁可心秘密源地,让她的身子一阵阵轻颤。

一拨拨电流让郁可心感到刺激的快-感,

“啊~~放开~~啊~~坏蛋……”

郁可心被汹涌的情-欲折磨的快失去理智了,她的身体出卖了她,忠实地反应最本性的一面。

“居然还有力气骂人”

靳风澈哼笑着,上下其手的狂暴地玩弄着鲜-嫩的女-体,没有丝毫怜惜。

郁可心的身体像是被一把火点燃了,她颤栗着,一股电流让她的意识快要堕落。

不,不,怎么能这样。

“你…滚……。”

从郁可心的樱桃小嘴里,哆哆嗦嗦发出一个字,却没有那迫人的气势,有的只是软绵绵的呻吟。

“滚,现在是谁让你舒服,都做过了,还装什么。”

靳风澈口里说着无情的话,身下的动作更是凶-猛。

“呃~~啊~~”

郁可心摇着头,她的身体好难受,浑身像万千只蚂 蚁在啃噬。

甜美的身体,让靳风澈狂暴的情绪一点一点安抚了下来,动作也是轻柔了几分。

而原本还不断激烈反抗的郁可心,现在只觉得自己飘起来。

靳风澈盯着她的小脸,很好,她还死咬着不说。

越是不说,那么就越是有古怪。

他要让她付出代价,让她后悔。

在也没有怜惜的动作,有的只是狂-猛和揉-虐。

“啊~~…啊~~”

郁可心本能的头向后仰,胸-前的柔-软,似乎在无声的邀请着男子上前品尝。

意识一转,让她生生的止住了叫声。

心,刹那间碎落成一片一片的,一滴眼泪,从眼角缓缓流出,无声无息地洒落在空气里。

而靳风澈根本没有理会郁可心的泪,继续疯狂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这一夜,有的只是沉沦与堕落。

郁可心慢慢睁开眼,她感觉身体深入传来的疲惫感。

一缕阳光从窗帘空隙射进来,柔和的阳光轻舔着她紧致的裸-体。

而身边的人,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偌大的房间,空空荡荡。

正文 第34章:不吃甜食

第34章:不吃甜食

脑海里猛然回想到昨晚一幕幕,靳风澈疯狂的占有,粗暴的撕咬。

身上紫青紫青到处都是欢爱后的痕迹,但郁可心却是恶心的想吐。

她飞快的跳下床,却感觉双脚一软,跌落在地板上。

她的身子,怎么这般没有了力气,咬着牙,郁可心顺着床沿,一步一步站了起来。

打开房门,立即有两个女佣走了上来。

“郁小姐,你醒了。”

说话的正是上次那个清秀的女佣,她手里正拿着几颗白色的药丸,和一杯水。

“这是。”

“昨天你昏倒后,乔克医生为你开的药,吃了它,你的身体才会好起来。”

清秀女佣详细的解释,说道最后,直接把药丸递了过来。

“昏倒。”郁可心重复一遍,脑海回想到昨天地一幕。

她是昏倒过,但那是被气血攻心。

这些药丸和她的身体有什么关系,又想到刚刚的无力,郁可心心底划过一丝不安。

不过她还是接过药丸和水,一口吃了下去。

舌尖里满是药丸化开的苦涩,让郁可心皱皱眉,

没想到,这几颗小小的药丸,会是这么苦。

“郁小姐,吃一颗薄荷糖就不苦了。”

另一个女佣端着晶莹的盘子,上面摆放着翠绿的薄荷糖,色泽均匀。

郁可心摆摆手,示意不要。

甜的食物,她不是很喜欢吃。

不过都在门口站了一会了,也没有看见靳风澈,心里便知道他怕是不在别墅。

“我去洗澡 ,你们自己去忙。”

身上还有一股欢-爱过的痕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

在不去清洗一下,她怕自己会吐出来。

“郁小姐洗完澡后,可以去花园,游泳池,或者带丫丫去散散步。”

丫丫,那只狗。

莫名的,郁可心脑海里又想到那个狗窝,神色一变,快速的冲进卫生间里,大口大口地干呕了起来。

洗完澡后,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

喻可心穿着居家的衣物,一双粉色拖鞋,拿着一本书在阳台的摇椅上看着。

虽然看上去安安静静,但郁可心怎么会不知道。

那些时不时出现的女佣,就是监视她的。

她也当不知道,故作轻松迷惑着她们地视线。

不过大脑里却飞速的运转,现在的她,不能出别墅,更走不出庄园。

只能通过网络的信息像外公传达她的消息。

只是,靳风澈这混蛋在别墅里,切断了任何电话工具。

不过倒是在他的书房里,有一台 电脑。

她思索着,不能让这些女佣发现的情况下,怎样混入书房,

她虽然可以去花园,游泳池,大厅,房间。

但是不能去书房和车库,还有健身房。

她站起身,阳台的风很大,吹得她宽松衣物鼓鼓地。

背后几双眼睛看了她一会,见没有任何异常,又开始忙着手里的活。

郁可心嘴角挂起一抹浅笑,很快钻进房间,找来假发和帽子,还有几个衣架。

不过出来的时候,手里却是空空的,只不过是换了一本书和带了一顶红色的帽子,

她慢悠悠的走去阳台,步伐没有任何问题,看上去,就只是漫步而走。

几个女佣又观察了一会,依旧安静的诡异,又撤回了视线。

正文 第35章: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第35章: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也就是这一分钟,郁可心开始行动了起来。

她将一件衣物用衣架挂起来 ,在衣架的勾处挂上假发,最后用帽子戴上,在把它放在摇椅的前面。

用实心的摇椅挡住下半部分,她这才蹑手蹑脚的溜出了大厅。

悄悄回头一看,如果不走进看的话,还真以为一个人站在那里吹风。

“哎,郁小姐今天一直在阳台,要是吹风吹多了,怕身子又是不舒服了。”

一个女佣刚刚擦完大厅,手里还端着一盆水,看了看阳台的“假郁可心”。

开口对着身边的女佣说道,不过却只是看了一眼。

“你管那么多,只要人乖乖地在那里,就什么事都没有。”

身边的女佣一脸你管那么多的神情,语气也是淡淡的。

丝毫也没有发现,那阳台上的假货。

郁可心穿过几个房间,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女佣,这才来到书房的门口。

四处看了看后,这才轻轻的扭动下门柄。

一声轻微的吱嘎声,郁可心就欢喜地窜了进去。

还好,门没有锁。

“叮。”一阵急促的声音,让靳风澈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

右手飞快点开鼠标,移动到一个软件里。

落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精致无瑕的脸,那娇小的身影带着几分兴奋和激动。

只见她走在电脑前,利落的打开电脑,眼睛里满是闪耀的星星。

看着电脑一点一点被打开,郁可心的一颗心也扑通扑通直跳。

却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落入了靳风澈的眼里。

庄园别墅里的书房,靳风澈不仅在里面安了监视器,还有红外感应系统。

只要有人进去了,他办公室的电脑就会发出叮的一声。

看来,这个女人果真如他所想,一直都存着联系她外公地心思。

不过,怕是要让她失望了。

靳风澈指尖飞舞,快速的按下一个键,一秒后,屏幕上显示出几个大字:“西郊别墅已断开网络,重拨请。”

在也不看电脑,继续拿起身边的文件批阅了起来。

郁可心在电脑打开第一时间,眼神就落到右下方地网络系统。

当落在那图标上,差点雀跃出声,不过却快速的捂住嘴,免得发出了声音。

不过没到三秒,一把红色的大叉叉映入眼底,刺激的她心血一跳。

郁可心揉了揉眼睛,像前凑了几分,网络断开。

怎么可能,刚刚明明有网络的。

她不相信,又在线头处拨弄了几下,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她还是不死心,想要在拨弄一下,却见门猛地被打开。

管家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让郁可心手一软,僵硬在半空。

“郁小姐,外面天气很好,要不要出去散散步。”

管家似乎没有看到郁可心的动作,语气轻轻的,但却又挑不出一丝毛病。

足足让郁可心楞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这个管家,明明看出来她想做什么。

却一点也没有理会,当然,他也知道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不用了,我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郁可心的语气变得有些尖锐,在也不想在这房间里多待一秒。

正文 第36章:他的强势,她的清冷

第36章:他的强势,她的清冷

管家低着头,安静的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回到房里,郁可心坐在化妆台前,怒火,像怪兽一般吞噬着她的心。

让她坐立不安,浑身都不舒服极了。

拿过一边的纸巾,郁可心擦了擦额头,刚刚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现在整个人松懈下来,只觉得身子居然有一丝虚弱。

将纸巾丢入了一旁的纸盒子里,抬眼便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也愣愣的盯着自己。

眼神如柔美的月光一样欢乐,又略见清烟一般的惆怅……

叹了一口气,伸手理了理长发,以至于看上去不那么憔悴。

郁可心手指一顿,突然闭上了眼睛,脑海里赫然浮现起,那张棱角分明帅气惑人的俊容中。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攀爬,她突然觉得酸楚难挡。

扬起了唇角,想起了些什么,无力地轻声叹息。

父亲,是可心没用。

无声的话语,化作一阵惆怅地哀叹。

镜子前,她不知道坐了多久,只感觉一道影子从门口投射-进来。

让她一惊,还没有回头,便听见几道脚步声哗啦啦的传来。

“放这里。”

浓厚略有磁性的男性嗓音,不正是靳风澈还有谁。

“啪嗒”一声,房里的灯就明如白昼,刺得郁可心忍不住拿手背微微挡住。

等她适应过来,便见房间里,不知何时放了一架子衣物。

而且全都是参见宴会所穿的礼服,红色,金色,白色,蓝色,黑色,各色各样。

几个造型奇特,穿着性感地女子,皆是站在不远处,一一望着她。

让郁可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毛骨悚然。

“今晚有一个宴会,你必须出场。”

靳风澈见她木然的表情,随意的说了一句。

今晚本就是他给白若依准备的宴会,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漂亮迷人地未婚妻。

在那么多双眼睛下,他自然不能单独前往,带上他的未婚妻,才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他和白若依地关系,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宴会?”郁可心挑眉,语气有些疑惑。

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男子,见他直勾勾看着他,眼眸似笑非笑、

可是凉意从他的笑容里渗出来,一直钻进郁可心的骨髓里去。

“自然,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靳风澈手一抬,语气自然而然,但却是十足的给了郁可心强势的态度。

这场宴会,不去也得去。

郁可心眼眸流转,不知道靳风澈到底为何这么想她去参加宴会。

要知道,他是恨不得她连房间都不要踏出一步。

怎么会带她去抛头露面,要是说出一些不该说地话、

那么,他精心策划的,岂不是都水上漂了。

郁可心密密 的长睫一掀,一双清美却幽静的黑眸露出来,自下而上斜视着靳风澈。

“可笑,我为什么要陪我的仇人去参加宴会。”

她的话语轻飘飘的,却极其不屑和轻视,还带着几分讽刺。

靳风澈脸色一僵,冷冷的看着在灯光下的郁可心,她娇小的身体,就仿若有巨大的力量,倔强的让他心惊。

正文 第37章:s市郁美人

第37章:s市郁美人

不过,敢反驳他话地人,还没有出生。

男人紧抿的双唇清楚的透出愤怒,居高临下的用手抬起郁可心的下巴,强迫郁可心抬头看着他那双严厉、暗黑的眼睛,

“看来你的教训还不够,女人,别-玩-火!”钢铁般冷酷的声音,让郁可心的脊骨忍不住一阵颤粟,

下巴传来一阵刺痛,只见靳风澈手臂一甩,用力的将郁可心向床沿丢去。

“给她化妆打扮,半个小时,我要看到一个高贵冷艳的千金。”

丢下一句话,靳风澈就坐在沙发上,拿过一张报纸开始阅读起来。

几个化妆师和设计师立即七手八脚的拉过郁可心,拿出礼服在她身上比划着。

这一次,郁可心倒没有拒绝反抗。

因为,她想知道,为什么靳风澈这么想她去参加宴会。

“不行不行,太艳了。”尖锐的语气。

“太花哨了,不适合她。”惋惜的语气。

“很老气,你是怎么选的。”不满的语气。

耳边一阵阵唠叨,让郁可心一阵头痛,眼尖扫过衣架上的晚礼服后。

手指莫名的就指着一件月白色的礼服:“就是它了。”

几个设计师眼前一亮,足足楞了几秒,这才欢快的点头:“这件好,显肤色又大气,而且裙式华美。”

由于是心甘情愿,不到几分钟,郁可心就换好了。

她身材虽不高挑,但 也是前 凸后 翘,不多一分肉也不少一分肉。

银色的八厘米高跟鞋,包裹着她如玉的脚。

一身月白色礼服,宛如月下走来的仙子,美得惊心动魄。

就连沙发上的靳风澈也是不经意间,被她的美再一次震慑。

下腹猛地一阵电流窜过,他轻瞄了一眼,那支起的小帐篷已经焚烧地全身难耐。

该死,靳风澈心里咒骂一声,将手里的报纸随意地放在腿上,不偏不倚挡住了那处尴尬。

不过那双深邃的眼神,依旧紧紧盯着她的身影,见她梳妆,上妆,无不紧盯不放。

时间在指尖中流失,待到时间转到六点四十的时候,郁可心一袭盛装站在落地镜前。

头发灵活地挽了一个麻花辫发髻,珍珠的发夹显得整个头部小巧。

被精心修饰过的脸蛋,在郁可心强烈的要求下,只是画了一个淡妆,却美得逼人。

她提着裙摆,轻轻一个回转,便是满地春暖花开。

一屋子的人,刹那间屏住了呼吸,似乎怕吓跑了这个月下精灵。

“不错,不愧是s市郁美人。”

靳风澈显然十分满意,虽然知道她很美,但每看一次,还是会被那天然的美震慑。

虽然今晚的主角不是她,但是身边能有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伴,这也让他的虚荣心大大满足了。

提到郁美人,郁可心脚下就咯噔了一下。

这个称呼,还是她无意间上过一次电视,正好当时有一个选美大会,没有报名的她却得到最高票数,被官方评为s市郁美人。

这好比就是那些明星,天天抛头露面,在这些下-贱的男人面前卖-笑。

她从小接受的贵族教育和父母地影响,让她对明星的认识,不是很喜欢也不厌恶。

正文 第38章: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第38章: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靳风澈轻松地驾驶着汽车,一双狭长邪美的黑眸看不清任何表情。

郁可心静静地坐在副位置上,有着牛奶般细腻的肤质,她细密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好似蝴蝶轻盈的划过水面。

靳风澈冰冷的黑眸投注在郁可心的身上,一只手熟练的摆弄着方向盘。

他一身黑色西服,脸庞越发帅气,领口露出紫色的衬衣显得整个人更加神秘和稳重。

“叮铃铃”一身,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冷寂的空气。

郁可心眸子一动,从后视镜里看见靳风澈摸出手机,娴熟的食指飞舞的在屏幕上点着。

似乎在回短信,郁可心不动声色的继续从后视镜看着。

见他关上手机,继续掌控着方向盘,不发一言。

“什么时候把我的手机还我。”

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夜色,郁可心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她的手机,从她被囚禁的时候,也一并被囚禁了。

不过让她奇怪的是,她手机里的闺蜜,这么久没有联系着她,却没有人找上门。

“怎么,想和你的闺蜜逛街还是吃饭,不过你现在的身体还真不适合。”

靳风澈面容俊美冷酷,五官的各部 分都如大理石雕像般完美无缺,只是在郁可心面前,永远都那么冷酷无情。

“你偷看我的手机。”

郁可心气的呼吸有点急促,他居然看她的隐私,真是没品的男人。

“别说的那么难听,我的未婚妻。”

他的黑眸一眨不眨地看着郁可心的面颊,可是冷酷俊美的面容依旧,似乎毫无波澜。

让郁可心感觉打在一团棉花上,根本无力的让人发狂。

“靳风澈,你囚禁我对你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要是被我外公知道了,你。”

“他不会知道,等他知道后,已经太晚了。”

冷冷话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插-进郁可心残缺的身-躯,让她一阵眩晕,手一把抓住车座。

满意地看着郁可心的表现,靳风澈知道在刺激已经没有用,也不在多说什么。

华灯初上,清风徐徐,在这暖春里,有着一股魅世之姿。

车子缓缓开进金帝大道,路边从南美移植过来的香樟树,淡淡地香味让人精神抖擞。

金帝后花园早已经是一片歌舞,保养很好的标致妇人和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男人,鲜花,美食,美妇,一切都是那样相得益彰。

纵然有百般个不情愿,郁可心还是挽着靳风澈的手,走入衣香鬓影的大厅,

然而,胸口如钻毡,挽着的臂弯虽有着温度,也凉入心头。

她的脚步优雅,他的脚步稳重,惹来了不少艳羡的目光。

门口的八卦记者亮了一阵阵的闪光灯,激动的抓怕这难得一幕。

环球集团继承人和代理总裁很少一起出席宴会,这次却是双双出入,真是击破外界最近的传言。

郁可心扬起贵族笑容,多一分不雅,少一分成了浓重的酸涩,却早已麻木——

绾绾第一次写总裁文 啦,请多指教╮(╯▽╰)╭

人家的第一次都给你们了,捂脸遁走……

正文 第39章:女神

第39章:女神

靳风澈笑着贴近郁可心,想在她脸上印下一吻,下意识的,郁可心不由的错开了脸。

敏感的记者仿佛察觉到了这个细节,八卦的细胞让他们抓拍的更紧。

靳风 澈脸上快速的而过怒气,快的让人查觉不到,该死的女人,这是在对他□□么?

搂着她腰的手,突然收紧。

“不要试图做什么,你知道那是徒劳的。”

他的唇在她发丝游走,冰凉的触感没有一丝温度,吐出的话却是冷如冰雨。

郁可心却保持着一贯地笑意,只感觉,这张脸都快抽筋了。

两人肩并肩,很快穿过了大门。

大厅里,璀璨耀眼的水晶灯下,不少貌美地贵妇,成熟的男人,翩翩地公子哥。

个的聚在一起,轻声细语,酒杯轻碰叮咚脆响,满是欢声笑语。

他们一出现,立即就有一束光汇聚在他们身上。

“欢迎光临,郁小姐,靳少。”

主持人地声音在大厅里激荡,使不少人纷纷侧头看过来。

几个翩翩的公子哥更是心里一喜,眼神痴迷地落到郁可心身上。

这个s市男人的梦中女神,还是那般清美冷艳,让人不敢 亵渎。

靳风澈环顾一圈,见不少男人都看着他怀里的女人,扣在她腰间的手,不知觉用力了几分。

这个女人,天生就是一副放-荡-样,瞧瞧这些男人地眼神,爱慕,痴恋。

腰间传来痛楚,让郁可心眉头一皱,眼角憋了一眼靳风澈,见他脸色硬邦邦的,不知道又哪里不对劲了。

在这么多双眼睛注视下,郁可心不得不轻笑的拍了拍靳风澈的手臂,那小小的手儿,这样销-魂地拍着男人的手臂。

让不少男人都紧紧看着靳风澈,却见本尊一副阴沉地模样,丝毫没有任何享受。

让他们心里顿时内牛满面≈gt_≈1t;,实在是艳福不浅。

直至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他面带微笑,给人一种清风拂面地感觉。

手里端着一杯烈焰香槟,每走一步就喝一小口,显得他脚步有些虚幻。

“靳少,这位大美人是谁,怎么不介绍给兄弟,偷偷藏着真是不够哥们。”

男子虽对着靳风澈在说话,但眼神一直都是落在郁可心身上,火-辣-辣的目光毫不保留。

“你怎么回来了。”

靳风澈眼神嫌弃的像看苍蝇一样,就连语气也是如此直接。

“艾玛,不过是走了三年,你就找了这么漂亮的女人,让单身的我情何以堪。”

男子眼角贼笑,爪子也是朝着郁可心一挥:“你好,我是墨以轩,敢问这位漂亮的小-姐的芳名是。”

“郁可心。”

嘴角轻启,声音宛如黄莺鸟一样,听着就是一种享受。

“这名字真是好熟。”

墨以轩扰扰头,心里想到什么,也不自觉的流露出来。

“啊,你就是环球集团的继承人,靳少的未婚妻,s市男人的梦中女神。”

s市男人的梦中女神,郁可心嘴角抽了抽,轻轻咳嗽了一下。

“可心身子不舒服,就不打扰墨大少了。”

靳风澈轻轻拍了拍郁可心的背,宛若一个疼爱妻子地丈夫。